刘强东频繁卸任,已解除47家京东关联公司高管

近几年,商界大佬纷纷卸任旗下子公司法人代表,背后在打什么牌? 京东正在上演“去刘强东化”。天眼查数据显示,4月2日,刘强东卸任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执行董事、总经理等职务。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 ......

近几年,商界大佬纷纷卸任旗下子公司法人代表,背后在打什么牌?

京东正在上演“去刘强东化”。天眼查数据显示,4月2日,刘强东卸任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执行董事、总经理等职务。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为京东商城的运营主体,承担了京东集团90%以上的收入,引发外界强烈关注。

据天眼查数据不完全统计,这已是2020年来刘强东卸任的第47家关联公司高管职位。数据显示,自2019年11月份开始,刘强东陆续卸任京东旗下公司高管职务,逐渐退居幕后。对此,京东官方回应称:“这是很正常的管理动作”。有分析称,刘强东此举可能是在消解此前美国“明州事件”的不良影响。

不过,券商中国记者梳理发现,商界大佬卸任子公司高管绝非孤例。就在4月1日,滴滴创始人程维卸任一号专车运营主体——上海奇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职务,且去年来已陆续卸任多家子公司管理层职务。再往前追溯,顺丰控股(47.310, 1.03, 2.23%)王卫、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都曾卸任旗下子公司高管职务。而这些公司回应法人代表变更的原因颇为一致,即属于公司内部治理的正常调整,对公司经营情况不产生影响。

刘强东年内卸任47家关联公司高管职务

4月2日,刘强东卸任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总经理等职务,而该公司为京东“三驾马车”之一——京东商城的运营主体,承担了京东集团90%以上的收入,有超过3亿的消费者。

天眼查数据显示,自去年11月份开始,刘强东就开始陆续卸任京东旗下公司高管职务,仅2020年以来已卸任47家旗下公司高管职位,其中包括京东数科的运营主体京东数字科技控股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京东物流全资子公司、京东云计算全资子公司等运营主体的高管职位。

目前,京东集团下有三个子集团,被称为“三驾马车”,分别为京东商城(零售)、京东物流、京东数科,刘强东均退出管理层职位。

有分析认为,刘强东此举的直接原因可能是在消解明州事件的不良影响。作为国内互联网巨头,京东集团给外界的印象就是“京东只有刘强东,没有二号人物”,京东企业管理中有强烈的“刘强东”烙印。不可否认,京东做强做大与刘强东个人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但风险点则在于,其个人私事会对企业发展造成影响。而各种迹象表明,刘强东正试图淡化其个人色彩,开始退居幕后。

刘强东卸任后,京东零售集团CEO、京东健康董事长徐雷接任执行董事、经理和法定代表人。同时,李娅云退出监事职务,缪晓红接任。

“很正常的管理动作”

对于刘强东卸任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总经理一事,京东官方回复称:“这是很正常的管理动作”。不过,即便在卸任后,刘强东依然在京东内部有强大的话语权,他保留了79%的投票权。

据公开信息,早在2018年年底,京东就进行了一轮组织架构调整,京东商城被划分为前台、中台、后台,新成立了平台运营业务部、拼购业务部,整合生鲜事业部;同时,徐雷开始担任轮值CEO,正式走向前台,京东内部三大事业群从向刘强东汇报,改为向徐雷汇报。商界大佬卸任子公司法人代表的类似做法,并非刘强东一个孤例

2019年1月份,京东宣布将京东商城升级为零售子集团,京东集团由京东零售、京东物流、京东数字科技三大子集团组成。随后,徐雷首次以京东商城CEO的身份参与京东在达沃斯的各项活动,与他一起的还有京东数字科技CEO陈生强和京东物流CEO王振辉。这些公司回应法人代表发生变化的原因非常一致,属于公司内部治理的正常调整,与实际经营情况无关。

当时,徐雷表示,“过去的15年,京东能够快速地成长,主要来自对用户体验的关注,以及在技术和业务模式上的不断创新,最终使成本和效率得到了优化,获得了消费者的信任。未来我们将以信赖为基础,以用户为中心,不断创造更大的价值。”

对于京东及刘强东来说,2019年是“深陷漩涡”的一年,但是京东的业绩却表现不错。今年3月初,京东发布了2019年全年和第四季度财报。财报显示,2019年京东实现净收入5769亿元,同比增长24.9%;归母净利润达到122亿元,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归母净利润107亿元,同比增长211%。

公司治理结构经常会随着业务发展持续调整,这在企业里很常见,不会对公司正常运营产生影响。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